古诗词网

当前位置: > 古诗大全 > 宋词精选 > 正文
作者: 李煜
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注释
  ⑴四十年:南唐自建国至李煜作此词,为三十八年。此处四十年为概数。
  ⑵凤阁:别作“凤阙”。凤阁龙楼指帝王能够居所。霄汉:天河。
  ⑶玉树琼枝:别作“琼枝玉树”,形容树的美好。烟萝:形容树枝叶繁茂,如同笼罩着雾气。
  ⑷识干戈:经历战争。识,别作“惯”。干戈:武器,此处指代战争。
  ⑸沈腰潘鬓:沈指沈约,曾有“革带常应移孔……以此推算,岂能支久”之语,后用沈腰指代人日渐消瘦。潘指潘岳,曾有诗云:“余春秋三十二,始见二毛”,后以潘鬓指代中年白发。
  ⑹辞庙:辞,离开。庙,宗庙,古代帝王供奉祖先牌位的地方。
  ⑺犹奏:别作“独奏”。
  ⑻垂泪:别作“挥泪”。

翻译
  南唐开国已有四十年历史,是幅员辽阔的大国。宫殿高大雄伟,可与天际相接,宫苑内珍贵的草木茂盛,就像罩在烟雾里的女萝。在这种奢侈的生活里,我哪里知道有战争这回事呢?
  自从做了俘虏,我因为在忧虑伤痛的折磨中过日子而腰肢减瘦、鬓发斑白。最使我记得的是慌张地辞别宗庙的时候,宫廷里的音乐机关/教坊的乐工们还奏起别离的歌曲,这种生离死别的情形,令我悲伤欲绝,只能面对宫女们垂泪而已。

如需转载《破阵子》请注明 → /gushi/article_389.html

古诗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