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网

当前位置: > 古诗大全 > 宋词精选 > 正文
作者: 文天祥
酹江月·乾坤能大

乾坤能大,算蛟龙、元不是池中物。风雨牢愁无着处,那更寒蛩四壁。横槊题诗,登楼作赋,万事空中雪。江流如此,方来还有英杰。

堪笑一叶漂零,重来淮水,正凉风新发。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去去龙沙,江山回首,一线青如发。故人应念,杜鹃枝上残月。

简析
这是一首骨风遒劲的唱和之作。上片言旧。“乾坤能大”四句,以蛟龙暂屈池中、终当飞腾为喻,表示虽遭囚禁而犹志向远大。“横槊题”三句,追念昔日转战东南的戎马生活,痛惜抗元战斗归于失败。凡此,不只是自抒胸襟怀抱,也是兼志同道合的友人邓剡而 言的,是对他们共有的铮铮斗志的激励及共有的漫漫征途的回顾。“江流如此”二句,则寄希望于将来,对国家的复兴不抱悲观态度。下片言别。“镜里朱颜”二 句,示此心此志至死不渝。“去去龙沙”三句,言人渐北去,心终南向,以致频频回首,对故国江山无限留恋顾念。最后两句说死后魂将化为杜鹃,当你听到月夜杜 鹃的哀鸣,那便是我“魂兮归来”。作者《金陵驿》诗:“从今别后江南路,化作杜鹃带血归”,与此意同。生前斗争不息,死后犹眷怀故国,丹心不灭,这是何等 赤诚的爱国情肠!与他的千古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相比,用意实同,只不过在表现上诗直词曲罢了。当时,周密王沂孙、张炎等作遗民词,悼南宋之亡,哀伤难已,但常心危词苦,吞声踯躅,情调过于摧抑低沉。相形之下,文天祥的词,国虽亡而正气犹存,身将死而雄心不灭,没有丝毫委靡之色,确乎是南宋辛弃疾陆游等爱国词的嗣响,为南宋词谱写了高唱入云的尾声。王国维《人间词话》认为:“文文山词,风骨甚高,亦有境界,远在圣与(王沂孙)、叔夏(张炎)、公谨(周密)之上。”的确,无论宋诗、宋词,都应以文天祥为其殿军。

赏析
文天祥是我国历史上的杰出民族英雄。文天祥领兵拒元,因叛徒出卖,于公元一二七八年(宋祥兴元 年)十二月,在五岭坡(今广东海丰北)被捕。第二年四月,他被押送到燕京。同被押送的还有他的同乡好友邓剡。邓因病留在天庆观就医。临别时邓剡作词《酹江 月·驿中言别》送文天祥。文天祥借苏东坡赤壁怀古词韵,酬答邓剡。

文天祥此词起势颇为雄壮。“乾坤能大”,“能”,同恁,如许、这样之意。虽身陷囚笼,但壮士未更,深信人民反抗意志并没消沉,光复大业终会来 临。 “算蛟龙、元不是池中物”,出自《三国志·吴书·周瑜传》:“恐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也。”写出自己信心,还与友人共勉。期冀他早脱牢笼,再干一番宏图 伟业。“风雨”二句借写眼前景象,烘托囚徒的凄苦生活,抒发沉痛情怀,民族浩劫,所到之处皆已江山易手,长夜难寐,令人愁肠百结。“横槊题诗”三句,以历 史典故写自己的不凡抱负。苏轼《前赤壁赋》咏叹曹操破荆州、下江陵时“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汉末王粲被 逼避处荆州,以《登楼赋》寄托乡关之思和乱离之感。文天祥连以这两个典故自况,寓意很深。借曹操英勇豪迈的气概,王粲雄图难展的苦闷,作者联而用之,自叹 “万事空中雪”,表示事业、壮心都已失败,抒发了自己为挽救国族而历尽艰辛无限感慨。“江流如此”,喻指抗敌复国事业像奔腾不息的江河流水,事业必有后人 完成。“方来还有英杰”,也是对邓剡原作中“铜雀春情,金人秋泪,此恨凭谁雪?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诸句的极为有力的回答。

“堪笑一叶飘零”,写文天祥独力支撑,扶大厦于将倾之际。公元一二七六年(宋德祐二年),文天祥出使元营,因痛斥敌帅伯颜,被拘押至镇江,伺机脱逃,在淮水之间和敌骑数次相遇,历尽艰难才得南归。这次,又抵金陵一带,故称“重来淮水”。

全词的中心在于“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是光照千古的名句。文天祥到燕京后,元朝廷百般劝降,文天祥坚执不从,敌方“相顾动色,称为丈夫”。

最后几句再次表白,即使以身殉国,他的魂魄也会变成杜鹃飞回南方,为故国的灭亡而哀啼泣血。作者写的《金陵驿》诗中,“从今别却江南日,化作啼鹃带血归。”他表示以身殉国,为国而亡身,虽死而无憾!

文天祥的词是宋词的最后的光辉。在词坛充满哀叹和悲观气氛的时候,他的词宛如沉沉夜幕中的一道闪电和一声惊雷,让人们在绝望中看到一丝希望之光。全词欢畅淋漓,不假修饰,无齐蓬之痕,绝无病呻吟之态,直抒胸臆,苍凉悲壮,可谓当时词坛中一颗耀眼的星辰。

如需转载《酹江月·乾坤能大》请注明 → /gushi/article_8541.html

古诗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