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历史故事 > 历史人物 > 正文

陆游与唐婉:两首钗头凤,一对痴情人!

作者:admin来源:古诗词网时间:2016-03-21阅读:


    陆游,字务观,号放翁,南宋著名文学家、爱国人。

    唐婉,字蕙仙,据说是陆游的表妹,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

    陆游二十岁那年,正式与唐婉结为夫妇。才子佳人,正是珠联璧合。

    陆游与唐婉夫妇之间伉俪相得,琴瑟甚和,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不过,天有不测风云,两年不到唐琬就被逐出了家门,原因依古人的说法是“不当母夫人意”“二亲恐其惰于学,数谴妇,放翁不敢逆尊者意,与妇诀。”以上的意思是说,唐琬在夫家,与婆婆不合;或说因为夫妻两人太恩爱,公婆认为会妨碍陆游的上进之心,所以常常责骂唐琬,而造成二人的分手。

    而真相是:根据陆游自己在晚年的诗作(《剑南诗稿》卷十四)所述,是因为唐琬不孕,而遭公婆逐出。

    两人分开后,陆游眷念爱妻,曾另筑别院安置唐婉,其母察觉后,命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唐婉而后由家人作主嫁给了皇家后裔同郡士人赵士程。

    时光悠悠,一晃十年过去,公元1155年的春日,礼部会试失利后陆游到绍兴城外的沈园去游玩,而唐琬和丈夫赵士程也来此游春,两人在此意外的重逢。两人重逢,又无法当面相诉离情,随后,唐琬派人送来一些酒菜,默默以示关怀,而就与丈夫离去。陆游在伤心之余,就在园子的壁上题下了一首哀怨的《钗头凤·红酥手》。

    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回到家中,愁怨难解,于是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

    钗头凤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词中描写了唐婉与陆游被迫分开后的种种心事,直抒胸臆,美轮美奂。全词哀婉动人,情感复杂。

    两人重逢后没有多久,唐琬就因心情忧郁而死(在历史上记载:未几,怏怏而卒) 。

    可惜了这一对痴情人,一别十载,再度重逢后转瞬又即阴阳相隔,有情人终难成眷属,让人唏嘘不已!

    不过陆游与唐婉的故事并未就此结束,陆游在死前一年(1208年,八十四岁),又来到沈园,写下了:“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正是陆游对唐琬最深的怀念,第二年,陆游终于也追随着唐琬去到另一个世界了。

    陆游与唐婉的这两首《钗头凤》相比较而言,陆游把眼前景、见与事融为一体,又灌之以悔恨交加的心情,着力描绘出一幅凄怆酸楚的感情画面,故颇能以特有的声情见称于后世。而唐婉则不同,她的处境比陆游更悲惨。自古“愁思之声要妙”,而“穷苦之言易好也”。她只要把自己所遭受的愁苦真切地写出来,就是一首好词。因此,此词纯属自怨自泣、独言独语的感情倾诉,主要以缠绵执着的感情和悲惨的遭遇感动古今。两词所采用的艺术手段虽然不同,但都切合各自的性格、遭遇和身分。可谓各造其极,俱臻至境。合而读之,颇有珠联璧合、相映生辉之妙。
    本文来源于古诗词网www.28no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陆游与唐婉:两首钗头凤,一对痴情人!》 → http://www.28non.com/lishi/102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