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历史故事 > 历史人物 > 正文

孔甲养龙:史上第一位真龙天子

作者:admin来源:古诗词网时间:2016-04-19阅读:

    中国的帝王都爱自称真龙天子,他们总认为自己是龙在人世的化身,受到上天的庇佑。这其实是中国古代图腾文化的延续,也是帝王们乐此不疲的造神运动的标的。即使天下大乱,各位龙子龙孙们各显其能,大打出手之时,也会对自己龙的身份不离不弃。其实,他们完全忘了龙只存在于虚幻之中,不过是中华先民众多原始图腾的杂烩。


    古人认为,龙有九似,即真龙具有鹿的角,牛的耳,驼的头,兔的眼,蛇的颈,蜃的腹,鱼的鳞,鹿的脚,鹰的爪,当然,还有最关键的马首蛇身,这些形象渐次拼凑出亦真亦幻的龙,先天被赋予了神性,成为腾挪于天上人间的灵物。那些蛇、马、鹿、牛、驼、兔等动物本是先民祖先崇拜中的始祖神,由于当时人们不知道人类生育的秘密,就将自己遥远的出身与和他们关系最密切的动物附丽在一起,衍化出氏族或部落的图腾。随着部落战争与融合进程的提速,那些处于弱势的部落将自己图腾的一部分添附到强势部落的图腾上去,久而久之,龙的形象丰满起来,神通也广大起来,而龙的原型反倒越来越模糊了。中华民族终于团结在龙的旗帜下,向着统一的民族国家迈进。

    那么龙到底有没有真身具象呢?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后世。有人说,龙的原型是鳄鱼,虽然今天在珠江流域都看不到这种野生的大型爬行动物了,但是考古发现已证明古代黄河流域仍有鳄鱼生存,这种凶猛的动物,被中原先民作为崇拜对象也就顺理成章了。也有人说,龙其实就是蛇,我们今天还称蛇为小龙,蛇是先民走出丛林前常见的奇异的爬行动物,而且多产,顺应了先民希望子孙繁衍、部族强大的愿望,良渚文化中的玉龙其实就是蛇的变形。还有人干脆认为龙的原型是闪电,就似乎有点玄远了。

玉龙(有读者争议红山文化。然则两者都出现了玉龙)
    我们今天介绍的一位帝王姒孔甲先生幸运地生在龙被彻底神化前的上古时代,应该见过真龙是什么样子的,因为,他就曾让人为他养龙。如果龙可以养的话,显然不可能是闪电了,如果真是闪电,只有宙斯先生(希腊神话中的主神,以闪电为武器)能养了。

    先介绍一下这位身份高贵的孔甲兄。他的父亲不降是夏王,他的叔叔扃是夏王,他的堂兄弟廑(胤甲)是夏王,他的儿子皋也是夏王,而他却差一点就当不上夏王了。为什么呢?据说孔甲“好鬼神,事淫乱”,在位长达59年(一说他当了48年王后将王位内禅给扃,又活了11年)的不降觉得自己的儿子不靠谱,就不想把王位“降”给他。反而学了太康、仲康的故事,将王位传给自己的弟弟扃,这位扃当了18年的夏王,觉得王位是个好东西,还是传给自己的儿子更靠谱,于是廑成为幸运儿。但是老天爷偏偏看不过去,要帮孔甲,孔甲好鬼神总该有些回报吧。于是天降大旱(十日并出),这可是农耕文明的杀手锏,一下子打到了刚当了8年夏王的廑的七寸上,廑认为这是上天对自己得位不正的惩罚,忧思难忘,很快就晏驾了,于是,忍了差不多26年的孔甲终于守得云开见太阳,登上了夏王宝座。


      当然,上面所说,是春秋之笔,难免用上了障眼法。如果,我们仅从几位夏王的岁数来看,不难发现,在古人普遍短寿的情况下,如果不降真的在位59年,而扃父子又为王26年的话,面对如此漫长的王位接力赛,孔甲只能是不降晚年所生,老来得子的不降一定会非常宠爱自己的幼子,希望他能够继承自己的事业(这是中国父母的传统,帝王家尤甚)。但是这种美好的愿望却不能冲破现实的阻碍。由于不降在位期间一直无嗣,为了家天下后继有人,难免会将自己的弟弟作为首选,赋予他更多权力。扃当仁不让地挑起了传承的重任,朝中权贵也大都对他寄予厚望。偏偏在这位王太弟志得意满的时候,孔甲呱呱落地,集不降的万千宠爱于一身,让扃情何以堪?

    于是,阴谋开始了。扃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和资源对抗曾经无比信赖自己的哥哥不降,形成了尾大不掉之势。不降在自己的弟弟和儿子之间进退维谷,无力处置即将发生在帝王家的人伦惨剧。只能想办法保全自己的儿子,给他一条活路。于是,他和扃达成了妥协,明确王位传给自己的弟弟,但在扃之后,王位将回归不降一系,也就是让孔甲继承。这个协议可能是兄弟俩的秘密,顶多只有几个重臣或心腹知道。而且迷信鬼神的不降可能让扃为此立誓。扃为了王位,显然也立了毒誓。这在古人看来是很正常的。扃终于有惊无险地当上了夏王 (纵观夏王朝的传承,基本上是父传子,只有太康仲康、不降扃是兄弟相传)。


扃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扃上台后,很快就背弃了自己的誓言,逐步关闭了通向孔甲的王权之门(扃本义就是从里面把门关上的意思),当时最直接的办法是将孔甲做掉,但是这位孔甲先生很聪明,极善伪装,一方面装可怜,远离政治,喜好鬼神和女人,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乖宝宝模样,让扃大叔有点下不去手;一方面又和自己的堂兄弟处得很好,这样才能不远离人们的视线。在这种形势下,扃真地不好杀掉自己的侄子,如果那样他的名声将很臭(作为王者,名声不能太臭),相反,抚养好自己的侄子,让他远离权力才是妙着,而孔甲在这方面很上道(当然也是阴谋,生在帝王家的人在这方面都有天份),于是扃放过了自己的侄子。当然,那些知道当年内禅详情的人就要遭殃了,他们一定会先后暴卒的。同时,扃也有意散布孔甲的坏消息,刻意将他抹黑成“好鬼神,事淫乱”的纨绔子弟,像孔甲这样生活作风很不好,宗教信仰很过分,思想品德很成问题的王室子弟,应该无资格继承王位了。当然,老奸巨滑的扃先生会把这些评语说成是不降对儿子下的,与自己无关,反正死无对证。其实,哪一位帝王不好鬼神和女色呢,以现代文明社会的标准来看,哪一位不是思想道德有问题呢。只不过现在需要孔甲背负这些问题,自觉远离权力中枢。

    本来,问题青年孔甲遇上扃叔叔,自然是甘拜下风。但是,在他以为这辈子只能醇酒妇人消磨青春的时候,扃叔叔归天了,廑兄弟上位了。这位仁兄单纯多了,孔甲翻盘的机会来了。他一方面利用大旱散布消息,说老天因为廑得位不正降罪于他,让廑非常恐惧(太欠为君者的胆气了),失去了道德和法统的支撑;一方面利用廑对自己的优容积聚力量,觊觎王权。这才让历史出现了拐点,进入了孔甲先生的小时代。


孔甲
    孔甲上台后,应该是想有所作为的。由于没有史料记载,我们不好妄加揣测。但是,后世史家似乎中了不降先生的降头,纷纷为孔甲贴上诸如“孔甲乱夏,四世而陨”的标签。如果按照史书上所说,孔甲在位31年,真要是个胡天胡帝的君王,大夏恐怕早就亡在他的手里了,还能再传四世吗,31年可是能做出很多坏事的,加之此时的夏氏共主地位本来就有所动摇。廑因为十日并出的大旱而忧死,难道背后就没有诸侯作祟的影子吗?所以,孔甲先生在漫长的执政期间一定作了很多不荒唐的事,努力维系夏的王权,这是无庸置疑的。

    我们还可以这样设想一下,一个在强势的叔叔和心存疑惧的堂兄弟的威压之下夹着尾巴做人的孔甲,在君临天下之后,难免有些放肆,这完全可以理解。就像今天的学生,在上大学之前,一直刻苦努力,可一进大学之门后便如换了个人似的,沉溺网络,不思进取,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进大学之前,他们生活在父母的视线之内,望子成龙的父母对孩子始终勤于督促,严于管理,所以孩子能够努力学习;一旦进入大学之后,父母的视线模糊了,孩子获得了相对自由的空间,却不会自我管理,很容易迷失方向。孔甲先生在这方面可能会有些出格,这也成为他被后世诟病的主因。但我相信,他绝对没有忘记帝王的责任和使命,一定为江河日下的夏后氏做了许多有益的事。

    下面,我们说说孔甲先生见诸史籍的两件事情,分析一下孔甲先生的执政效果。

    孔甲田于东阳黄山(萯山)。天大风,晦盲,孔甲迷惑,入于民室。主人方乳,或曰:“后来,是良日也,之子是必大吉。”或曰:“不胜也,之子是必有殃。”后乃取其子以归,曰:“以为余子,谁敢殃之?”子长成人,幕动坼橑,斧斫斩其足,遂为守门者。孔甲曰:“呜呼!有疾,命矣夫!”乃作为“破斧”之歌,实始为东音。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孔甲先生在东阳黄山打猎,遇上大风,天也黑了,迷路了,只好到百姓家休息。这家人刚生下个男孩,有人说:“大王来了,是个好日子,这孩子一定会沾了王气大吉大利的。”也有人说:“恐怕这孩子承受不起吧,将来一定会无福消受,没准还会遭殃。”孔甲听后就将孩子领养了,说:“做我的儿子,谁敢让他遭殃?”孩子长大后,一次帐幕掀动,屋椽裂开(可能是一次没有记载的地震),斧子掉下来,刚巧砍伤了孩子的脚。成了残疾人的孩子只得做了门官。孔甲感叹道:“啊,孩子遇上这个,都是命啊!”他很伤心,就作了一首名为“破斧”的歌,由于他的名气大,歌也很感人,这首歌成为东音之始,在中国音乐史上留下厚重一笔。

    如果知道中国东南西北四音创始的人就应该知道,其他三音创始人都是贤君名将或是他们的家人,而且是集体智慧的结晶,独有东音为孔甲一人所创,那么孔甲应该不是恶人,反倒是雅人,或者说风流才子才对。而且从破斧中也可以看出,孔甲先生很有爱心,为自己的养子悲伤也是真情流露。当然,他也表现出了为君者的霸气,二话不说就将人家刚出生的孩子领养,还说出“为余子,谁敢殃之”这样的大话。同时,从民家认为孔甲的出现会给孩子带来好运的话中,也可以看出,他并不是人们心中的暴君。

    还有一件关于与本文扣题的事,也值得说说。

    孔甲扰(拜访)于有帝(天帝),帝赐之乘龙,河、汉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获豢龙氏(董父)。陶唐氏(尧帝部落)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驯养)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从这段话可看出,孔甲并非品德败坏,反而得到了天帝的奖赏。

    龙可以被人间所养,而且还有养龙专业户豢龙氏,由此可见,龙的本尊是存在的,或蛇或鳄或是我们不知道的其它动物,这些在现代人们眼中有些瘆人的动物,在刚刚走出山林的先民眼里,却是蛮可爱、也可养的。当然这些有攻击性的动物绝对是不好喂养的,所以养殖专业户很少,而且很难找。正因为这样,孔甲才要养龙(真龙自然不会是天帝所赐),以此来显示自己的权威,神化自己的权力。一个懂得造势的君主即使称不上明君,至少是个明白人。正因为孔甲有了和真龙的近距离接触,为后世帝王以真龙天子自居找到了依据,让他们固执地以为龙是存在的,不是虚幻的。


    那位刘累先生本是陶唐氏的破落户,要不怎么会去学养龙这门风险极高的手艺呢?刘累龙养好了,自然得到了孔甲的奖励,被赐为“御龙氏”,顶替豢龙氏成为王家职业养龙人。(当然,也有人说刘累是个骗子,根本不会养龙,还将死龙做成美味献给孔甲品尝,后来听说孔甲要检阅自己的养龙成果,只好跑路,有点像南郭先生)刘累也幸运地成为中华大姓“刘”的始祖,就连汉高祖刘邦也以是刘累子孙为荣(这对隔了二千年的祖孙都是破落户出身,到是蛮像的)。刘累之后,一个名叫师门的养龙高手成为新的御龙氏,他将龙养得精神抖擞、神采焕发,孔甲十分高兴。但是,师门性子直,常常批驳孔甲,惹得孔甲动怒,将他杀了(其实,这个故事潜藏着这样的信息,养龙这门手艺至此绝响)。

    师门死后不久,天降大雨,又刮起大风,孔甲本来就信神信鬼,这一下更认定是师门的冤魂在作祟,只得乘上马车,赶到郊外去祈祷。等到风停雨止,城外的山林又燃烧起来。祈祷完毕,孔甲登车回城,走到半路,在车中死去。这就着了道德家的相,他们从道德入手将孔甲之死写成罪有应得。事实如何,我们也难以揣测,但如果每一位死在帝王手里的冤魂都来索命的话,帝王有九条命也不够。

    顺便说一下,还有的史书上说,扃在位21年,廑在位21年,孔甲在位31年,这样的话,即使他是不降的遗腹子(历史无此记载,笔者认为绝对不是,孔甲应该是不降内禅王位前出生的,不降死时,孔甲至少已是少年),他死时也是73岁了,和孔圣人同寿。在夏商时代,孔甲也算得上是人瑞了。那么,所谓孔甲不明不白地死在车中,就可以这样解释,老了受不得惊吓。

    附:参考文献

    《竹书纪年》:“五十九年,(不降)逊位于弟扃”,又“三代之世内禅,唯不降有圣德”,说明夏王不降没有将天下传给儿子孔甲,而是传给了弟弟扃,是违背夏王朝的父死子继传统的,故美其名曰内禅。

    《竹书纪年》:“八年,天有妖孽,十日并出,其年陟”,说明廑(胤甲)在位时天灾人祸不断,只当了八年夏王就死了。当时人们认为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廑抢夺了孔甲的王位,所以有妖孽作祟。

    《竹书纪年》“使刘累养龙”,说明孔甲曾让刘累为他养龙。

    《竹书纪年》:“乃作破斧之歌,是为东音”,说明孔甲颇具音乐天赋,创作了《破斧之歌》,开启了东音。
    本文来源于古诗词网www.28no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孔甲养龙:史上第一位真龙天子》 → http://www.28non.com/lishi/103347.html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