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历史故事 > 野史秘闻 > 正文

宫斗鼻祖骊姬 改写历史的奇女子

作者:未知来源:古诗词网时间:2015-05-09阅读:

    周平王东迁洛阳,为春秋之肇始,典型特征就是“中央”说话不怎么管用了,诸侯林立,各自为政。约百年后,一代霸主齐桓公傲立群雄,周王室顿感压力山大。吊诡的是,来自齐国的压力转瞬即逝,而晋国的一个女子无心插柳,却让周王室又苟活数百年,她就是“四大妖姬”之一的骊姬。

    骊姬能够登上历史舞台,缘起于一场战争。据《左传》的说法,前672年,晋献公伐同姓小国骊戎,骊戎国君不经打,请求和亲,将一对如花似玉的女儿给了他。骊姬是大姐,长得非常好看,有多好看,我们不清楚,反正晋献公特爱她,甚至无视“同姓不婚”的礼法,可劲儿地疼她,育有一子,史称“专宠”。

    如果历史就这么看,也没啥意思。一个男人不顾一切地爱上某个女人的故事,史书上多了去了,比如霸王别姬、金屋藏娇、长恨歌等等,戏剧效果都比这个有嚼头。问题在于,骊姬不同于其他三位“妖姬”,她既是古代“宫斗剧”的鼻祖,又是有文字记载以来把竞争关系当唯一关系的第一个女人。

    晋国跟周王室同宗,春秋初期地盘还很小,方圆不过百里。晋献公即位后,看到齐桓公那么牛,觉得做小弟忒没劲,于是秣马厉兵,东征西讨,先后“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统一了山西及陕西、内蒙的部分土地,迅速做了大哥,“假道伐虢”的事儿就是他干的。事业上红红火火,后院同样也燃起大火。

    说起来俗套,无非“夺嫡”而已。献公老了,晋国一哥的位置谁来做?太子申生是嫡出,为人仁孝,且法定了的,不乏公卿士族的拥戴;重耳、夷吾是庶出,口碑也不错。这三子均已成年,任选其中一位,晋国的政局应该不会乱。遗憾的是,献公有心病,他爱骊姬,爱屋及乌,也偏爱骊姬的儿子奚齐。另外,申生是齐桓公的外孙,可能也是他想废黜太子的一个原因。

    骊姬的“宫斗”本事在其中起了主导作用。为了让儿子获得继承权,她耍了许多花枪:如雇佣枪手,贿赂献公的另外两名宠妾,让她们吹枕边风,日夜聒噪,最终说服献公外放三个儿子,实现了离间目的;比如装贤惠,当献公向她表态,欲立奚齐为太子,她又闹开了,哭着说:“这怎么行?申生会带兵,有威望,废长立幼的事儿不能干,您一定要那样做,我就去自杀!”再就是栽赃陷害,先是假传“圣旨”让太子行孝祭祀母亲,按规定,太子在祭祀后要将祭祀用的胙肉献给父亲食用,她就乘机派人在胙肉中下毒,并恶人先告状予以揭发。

    这三招下来,任谁也扛不住啊!晋献公果然上当,杀了太子的老师;太子听闻消息,吓得尿裤子,匆忙逃回封地,不久即自杀而死;另外两儿子也受到莫名其妙的牵连,在父亲的重兵追剿之下,重耳出奔翟国,夷吾逃往梁国。至此,国内的拦路虎、绊脚石,被骊姬一一的清除干净了。

    按照现在的理解,骊姬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献公活着,她是夫人,也就是续弦的正妻,没人敢欺负她,可是献公死了怎么办?只能依靠儿子。中国人历来讲究妻凭夫贵、母凭子贵,不指望儿子还能指望谁?然则初衷可以理解,操作却尚有瑕疵,她忽视了“宫斗戏”的基本规则——适可而止。

    政治关系在更多的时候,是互相依存的关系,而不是纯粹的竞争关系。杀掉或赶走对手,固然不得已,但对手阵营中的实力派人物还是必须要笼络分化的。譬如忠于太子的大夫里克、邳郑父等人,都手握重兵,乃武将之领袖,得不到他们的支持,奚齐即便继承君位,也坐不稳。

    骊姬到底是个妇道人家呀,缺乏此方面的见识,夺嫡成功后,不但不伸橄榄枝,还落井下石削减人家的兵权。里克等人终于由不满而生恨,上演了“连弑二君”、鞭杀骊姬的惨剧,晋国乱成了一锅粥。
本文来源于古诗词网www.28no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宫斗鼻祖骊姬 改写历史的奇女子》 → http://www.28non.com/lishi/85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