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历史故事 > 历史人物 > 正文

胡汉民:从书生到革命家

作者:admin来源:古诗词网时间:2015-09-13阅读:

胡汉民
胡汉民


   胡汉民,原名衍鸿,字展堂,广东番禺人。国民党元老和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1901年中举人。1902年赴日本留学,1905年9月加入同盟会,任《民报》主编,从此成为孙中山主要助手之一。曾先后在南京临时政府、中华革命党、广东非常大总统府及国民党政府中担任要职。

  
  胡汉民自幼身体孱弱。13岁那年,固执的父亲患病数月却不肯换医生治疗。病逝后,悲愤的胡汉民奔入厨房取刀欲砍杀医生,医生闻风而逃十年不敢回乡。15岁母逝,之后一哥两弟一姐也相继病死,少年胡汉民哀伤憔悴,营养不良。而他耿介自负、冲动刚直的性格,成为他日后政治舞台既有所成、又有所失的一个重要因素。
  
  他是拥有举人功名的革命党人
  
  辛亥革命时期,一批广州人起了重要作用,胡汉民、汪精卫、朱执信、陈融、古应芬、李文范、何香凝等,他们有些虽然还保留外地籍贯,但已在广州居住了两三代,按照今天的标准,他们都是广州人。
  
  革命党人不少人受过传统教育,考过科举,但其中有高级功名进士的只有蔡元培等极个别人,有举人功名的也很少,胡汉民是少数举人出身的革命党人中的一员。
  
  广东三年一次省级科举考试乡试,从近万名参加考试的秀才中,考取举人80多名。全省加起来也就几百人。有了举人功名,社会地位、经济生活都没有问题了。但胡汉民中举以后,却成了革命党的骨干人物。
  
  他1879年12月9日出生于广东番禺县(今广州)。尽管他祖籍是江西吉安,但他是真正的广州人,说一口正宗的广州话,居住在今天广州市越秀区东风路一带,后来也以番禺籍参加科举考试。
  
  从书生到革命家
  
  胡汉民第一次见到孙中山,是在1905年9月1日。那年他26岁,正与汪精卫等一帮广东青年在日本法政大学苦读西方政治法律。
  
  那天,孙中山来到胡汉民租住的公寓,一见面就讲述三民主义。听罢,胡汉民提问道:“革命本素志,民族主义、民权主义,但丝毫无疑义矣,惟平均地权,民生主义,犹有未达之点。”孙中山马上来了兴致,滔滔不绝地讲起他在欧美考察的见闻,坚信“平均地权”可以解决资本主义贫富悬殊、社会革命迭起的弊端。
  
  只有书本知识的胡汉民霎时茅塞顿开,当即加入了同盟会,同时加入的还有他的妻子和妹妹。
  
  10月6日,保皇派在东京举行每年一次的“戊戌庚子死事诸人纪念会”。胡汉民登台演说三小时,驳斥“保皇就是爱国,革命必至亡国”的论调为“利用死人欺骗生人”。台下的听众拍掌称快,保皇派竟然没人敢上台争辩。胡汉民一战成名,声名鹊起。11月,《民报》创刊,胡汉民任主编兼主笔。他主编了5期《民报》,与梁启超的《新民丛报》进行论战,由此成为同盟会的笔杆子。
  
  1907年3月4日,胡汉民告别刚分娩三日的妻子,追随被日本政府驱逐的孙中山到南洋策划举义,开始了他的革命家生涯。他先后参与了惠州、黄冈、河口、广州新军等起义,主要负责筹饷、运械工作。
  
  文心剑胆肇共和
  
  在胡汉民心中,清政府已有如外表富丽堂皇而内部栋柱窳败、墙垣动摇的房子,经不起风吹雨打,非拆掉重建不可。1905年8月20日,中国同盟会在东京成立,他毅然加入,成为最早的一批骨干之一,担任孙中山的秘书。
  
  一次绝佳展示才华的机会,出现在胡汉民眼前:当时在东京的保皇党人,每年都要举行“追悼戊戌庚子烈士”大会,借机宣传保皇主张,以取得人们的同情和支持。
  
  1906年,保皇党召开纪念大会,孙中山派胡汉民参加。胡登台演说,斥责保皇党谬论,具体分析了康有为的思想为五级退化:由教主退为共和,再由共和退为君主立宪,接着又退为变法维新,然后退为勤王,最后退为保皇。他还斥责保皇党召开的纪念大会是以死人欺骗活人,最后表明同盟会反对召开这类大会。
  
  胡汉民演说时,“听众逾千人,拍掌狂呼者再,康、梁之徒,众皆瑟缩,不敢置辩,即席宣布此后不再会于东京,从此留学界渐以容保皇为耻辱矣”。
  
  胡汉民在《民报》发表系列文章,全面阐释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在“民族主义”方面,他把反满与反帝国主义侵略结合起来,提出用革命手段推翻清政府,并表示反满不是杀尽满人,这在当时实属真知灼见;他将“民权主义”目标表述为“建设共和政体”,推翻清朝专制统治要与建设民主共和国同时进行,否则虽汉人建立专制政权,也是国民不希望的;孙中山最早提出“民生主义”,胡汉民则提出以“土地国有”和“节制资本”的方式在中国推行民生主义的设想,充实了孙中山的理论。
  
  复活的灵魂:我行我素,在正动与反动之间
  
  在多数稍微了解一些历史的人们眼里,胡汉民是一个“反面人物”。他对国共合作表示怀疑,与“刺廖”案有间接关系:甚至对于蒋介石一手制造的4·12反共大屠杀行动,也是积极响应;在晚年,甚至在他的临终遗言中,“反共”一直与其观念相随。不可否认其在历史认知意义上的荒谬性。
  
  早在青年时代,他便由一个爱国仇满的封建知识分子转变为热烈追求资本主义政治理想的资产阶级革命活动家。他是孙中山的忠实信徒和最倚重的助手之一,辛亥革命时期叱咤风云的功臣。他追随孙中山在困境中彷徨、苦斗、积极参加二次革命、护国战争、护法战争等一次次拯救革命的活动。他又是外中山组建的中国国民党的元老。
  
  然而,他所坚持的旧三民主义后来开始落后于时代。为维护国民党的领导权和资产阶级的利益,也曾利用共产党而有所保留地支持孙中山“联共”;孙中山逝世后,转而公开反对孙中山的三大政策。面对日本入侵的民族危机,他在继续反对共产党和反对蒋介石独裁统治的同时,也积极进行抗日宣传,提出“抗日重于剿共”的口号。
  
  中过举,留过学,他是个矛盾的集合体
  
  胡汉民又是“旧学”与“新学”,“中学”与“西学”皆通的书生,中过举,留过学,既恪守某些封建传统观念,又笃信西方新学识。他好做,研究学术问题,有不少译著,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哲学、法律、伦理道德、文化教育等多个领域。马克思主义刚传入中国,他便研究、宣传过唯物史观。
  
  可以说,胡汉民是一个极其复杂多变的矛盾集合体,集中了中国资产阶级的诸多二重性,交织着中国近现代尖锐、复杂、多变的社会矛盾,凝聚着时代风云变幻的投影。
 
    本文来源于古诗词网www.28no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胡汉民:从书生到革命家》 → http://www.28non.com/lishi/88691.html